幸运28官网:晨枫:关于习马会-墙外楼

  习近平和马英九即将在新加坡会晤。本来,中国-新加坡建交25周年,习近平访问新加坡是一次礼尚往来的例行访问,但加出这么一出习马会,立刻成为大事件。

  台海现状是国共内战未决的产物。台湾官方对两岸统一的立场从两蒋时代的反攻大陆转变为现在的暧昧不清,台湾民间(尤其在年轻一代中)的独立认知高涨。尽管两岸在经贸联系上越来越紧密,两岸的心理距离反而在加大。在当前选战中,民进党有胜出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习马会具有特别的意义。

  大陆方面一直是希望推动和统的,但也在军事上准备了必要的手段,时刻准备粉碎武独。台湾方面则摇摆不定。在显性独立的路被大陆武装反独的态势压制住后,不断在隐性急独和最终统一之间摇摆。马英九算“遥远的统派”,认同一个中国(尽管定义与北京不尽一致)和最终统一。他是在最终统一道路上走得最远的台湾领导人,在这一点上值得肯定。但马英九不是一个能干的领导人。由于内政外交种种原因,马英九的政治声望从当选时的如日中天跌到现在的惨状,国民党的行情也跟着跌价。这其实不是从马英九开始的,也不完全是马英九的个人问题,而是有深刻的党内党外政治和历史原因第。国民党已经烂根烂心,只有烈火重生才有希望。在马上要到来的大选中,国民党获胜的希望渺茫,民进党很可能再次上台。

  民进党领袖蔡英文是比陈水扁更精明的政客,她擅长在民进党的台独理念和台湾及国际政治现实中寻找可操作的落力点,积攒了很多人气,也得到美国的“谅解”。蔡英文早就宣称,民进党政府将保持台海现状,但对台海现状的含义语焉不详,对两岸关系尤其强调“没有预设政治前提”,同时为隐性急独和缓独留下空间。她是比陈水扁更具威胁的台独领导人,但不留空间的是她绝对不会在最终统一的道路上前进一步。大陆不怕拖,也不怕变。1996年李登辉上台的时候,这是急性台独最可操作的时机,也是美国军事干预门槛最低的时候。这个窗口已经关闭了,新近的兰德报告很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理想情况是设法缩短两岸民众的心理距离,加速最终统一的过程,但这是一个长期工作,急不得,眼下可以做的是在政治上设置倒退的路障,确保台湾当局不能轻易从现状实质性后退。

  台湾方面说,这次习马会是应大陆方面的邀请,而且准备时间很短。两岸都在最后一刻才对外宣布,不留给民进党多少时间做出反应,美国也只有谨慎乐观。这里有几个用意:

  1、 马英九只有6个月任期了,民望不断走低,现在宣布这个事情对马英九个人、对国民党都没有太大的现实好处,但确是马英九青史流芳的机会,可能成为他最大的政治遗产,也打造了“只有国民党才能与共产党对话”的印象,限制民进党未来的政治空间。但在运作中,既不给民进党反对的机会,也不给国民党内反对派机会,突然袭击,既成事实。这不尽符合透明化的民主程序,但政治可操作性高多了。不要说这是专制政治的特色,基辛格、尼克松访问中国的时候,也没有早早跟美国国会打招呼,日本等盟国更是到尼克松的飞机在北京落地时才知道的。

  2、 蔡英文对“维持现状”始终语焉不详,试图玩文字游戏和争取操作空间。北京则试图堵死她的台独操作空间,不让她玩弄文字游戏。台湾方面说,马英九与习近平在新加坡是“巩固两岸和平,维持台海现状,不会签署任何协议,不会发表联合声明”。但两人在意义如此重大的历史性会唔中,不会只是切磋茶饭和谈论天气。事实上,这样的高层会晤都是有工作层面事先接触,确立内容底线,而不是即兴发挥的。在没有可能达成某种具有相当意义的一致意见的情况下,根本不会有这样的会唔。对于习马会最后会谈出什么,只有到时候才知道,但一定对未来两岸关系具有界定意义。没有成文的签字文件不要紧,中国人向来对这不大看中,君子之言就够了,尤其在如来佛有强势手掌背在背后的时候。这正是蔡英文最忌讳的,习马会的君子之言给蔡英文的“对等、透明、无政治前提”的两岸立场带上了紧箍咒。她还强调:“一个现任的总统不应该限缩将来民意的空间。在未来总统也要记住这句话,同时也希望这次的马习会整个磋商的过程,相关信息与数据可以公诸于世,让大家有个审酌机会。”马英九也是民意选出来的,现任总统如何行事,这就由不得她了。

  3、 台湾民间不乏反对最终统一的势力,习马会不符合他们理念中的民主过程只是借口。马英九是民主选举产生的,他在行使民意授予的权力,不因为他的行动不受部分利益集团的反对就不民主了。但对台独力量来说,此事除了脱离“掌控”外,倒也不好直接地公开反对,顶多只能指责过程。马英九说要帮助建立制度化的两岸领导人(互称“先生”,而避免任何官方身份,这是符合内战双方领导人谈判时的惯例的)会面机制,还要为未来领导人会晤常态化铺路,这也是在为蔡英文下药。如果此事制度化了,蔡英文又拒绝接受“政治前提”(对于台湾来说,就是一中两表)而导致未来会晤流产,这对蔡英文是不可承受之重,是她在直接破坏台海和平的基础;但要她接受“政治前提”,这就违反了民进党的根本理念。习马会开了一个先例:大陆把台湾当作实质性政体对待,马英九代表的不再是国民党,而是台湾这个政体。因此,习马会的结果不是两党的结果,而是两个政体之间类似国际协议那样的具有一定约束力的东西,而不仅仅是汪辜会谈中“一中两表”那样见解性的东西。这有违北京的传统立场,但是对台海现实的一个承认。

  4、 台湾方面说,此事知会美国了,但美国在习马会的问题上没有任何角色,这应该是真的。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不管是在叙利亚、苏丹还是乌克兰,美国都把自己当作理所当然的领导人,至少是有权威的调解人,唯独在中国周边问题上连桌子都上不了,而在可预见的将来美国安全政策最大的热点大多与中国有关。习马会是北京推动的,台北接受,整个过程没有美国任何事。美国在习马会问题上不仅没有发言权,连影响都没有了,只有表示谨慎乐观的资格。这耐人寻味。美国要推动北京,肯定被北京直接顶回去,根本没有美国推动的余地;美国要推动台湾,没有北京的默许,推动了也白推动。现在只有被动地接受习马会,在重大世界事务上,很少有美国如此被动的情况,即使是亚投行,美国都有鼓动盟国不要参加的运作余地,但在习马会问题上,美国竟然彻底地连插话权都没有,难怪美国也希望台湾在两岸问题处理上透明化、民主化,换句话说,让美国也有发言的机会。这一进程可能会对美国未来的台海危机决策也有影响,美国不会接受自己被卷入没有发言权和影响力的危机。

  台北在习马会问题上是被动的,无力主动推动,但乐见其成,只有北京才有实力实质性推动。在时机上,北京抢先提出习马会,时间不等人,乘马英九还在台上,赶紧把两岸态势冻结下来,在背后挖上一条深沟,敢后退必然掉进沟里,把自己埋进去。至于当前的台湾选战,应该不在考虑的范围里。实施上,考虑到台湾民众对大陆的心理距离和习马会的“非民主过程”,习马会可能成为朱立伦的票房毒药。事实上,不出意料的话,国民党基本上输定了,现在要做的是给民进党画地为牢,没有国民党多少事。当然,离会晤还有两天,历史最终会怎么写下这一笔,很快就要见分晓了。

  尽管已经深秋了,但习马会像夏日的雷阵雨,来得猛去得快,雷鸣电闪然后嘎然而止。习马会的意义各有各的解读,但习近平没有作秀的时间,马英九也是个聪明人,要是没有重大意义,是不可能有这样一个会的。

  马英九是作为台湾的领导人而不是国民党领导人到新加坡的,习近平则是作为大陆的领导人而不是共产党的领导人与马英九会面的。这不是国共两党领导人的会面,国共两党领导人的会面在胡锦涛-连战时代已经完成了。这是两岸行政领导人的会面。习近平在讲话中清除地表明了两岸亲情、和平与合作的意向,指出“我们今天坐在一起,是为了让历史悲剧不再重演……两岸双方应该从两岸关系发展历程中得到启迪,以对民族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担当,做得出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的正确选择。”马英九在讲话中则强调了中华民族和“一个中国”原则,指出“海峡两岸在1992年11月就‘一个中国’原则达成共识,简称九二共识。九二共识是两岸推动和平发展的共同政治基础……两岸人民同属中华民族,都是炎黄子孙,应该互助合作,致力振兴中华。”但两人的讲话中都始终没有提到“统一”二字,这是耐人寻味的。

  中国人对统一有着特殊的执着,国家分裂是不能容忍的事情。合久可以再分,但分久必要再合。台海两岸分了够久了,但合的时候到来了吗?从两岸人民心理距离来看,还没有,这里面有非常多的原因,需要耐心。中华民族有5000年的历史,等几年又如何?中国正在崛起。这是和平崛起的道路,中国的和平理念针对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和地区,更没有理由无端打破两岸都是中国人的台海的来之不易的和平。但台湾转向对大陆敌对的一面,这是不能坐视发生的。在两岸力量对比决定性转变之后,理念上的台独只能兴起茶杯里的风暴,成不了大事,但军事化的台独对大陆的发展实质性的制约,尤其是与国际敌对势力军事结盟的台独。这也是习近平提到的“两岸双方应该从两岸关系发展历程中得到启迪,以对民族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担当,做得出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的正确选择”的用意,警告台湾方面,大陆并不急于统一,但不管谁上台,不准开倒车,开倒车没有好下场。这堵死了蔡英文“维持现状”的模糊空间,不管她的“现状”是什么、如何维持。

  国台办的张志军在记者会上转述习近平的讲话:“大陆与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两岸关系不是国与国关系,也不是‘一中一台’。虽然两岸迄今尚未统一,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从未分裂。两岸同属一个国家,两岸同胞同属一个民族,这一历史事实和法理基础从未改变,也不可能改变。”这是大陆的一贯立场,在这一立场基础上大陆在做法上可以有所松动。马英九向习近平提出,希望大陆在国际场合对台湾有更多的尊重,在不造成“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前提下,“希望就个别的情况做适当的处理。”这与以前全面封杀的做法有所不同,也符合两岸互相尊重的精神。在不少国际组织中,台湾以“中国台北”名义参加,就是可行的做法。大陆甚至对一些南美国家提出与台湾断交、与大陆建交的要求婉拒。习近平还同意考虑台湾加入亚投行的问题。有说法在台湾以“中国台北”名义提交申请后,2016年上半年就有望启动加入程序。

  马英九还提出减少针对台湾的军事部署,习近平则回答说这不是针对台湾的。这倒是大实话。大陆大力发展导弹打击力量最初是因为常规的海空打击力量不足。解放军现在的海空打击力量依然不足,但已经不是对台湾不足,而是对国际敌对力量的反介入作战而言的。单纯就军事压制台湾来说,导弹打击力量当然极大地增强了解放军的优势,但这种增强已经不再必需。按照兰德数据,到2015年,台湾空军拥有144架F-16、47架“幻影2000”和102架IDF战斗机,但解放军空海军已有至少750架第四代战斗机(歼-10、歼-11/苏-27、歼-16/苏-30MKK/MK2、歼-15),而且数量还在继续增加,并将在不远的将来得到第五代的歼-20的加强,海上的优势更加明显。有意思的是,在兰德关于台海的假想美中战争中,台湾军力根本没有算入,台湾的基地也没有算入,因为连冲绳的嘉手纳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都难以生存。

  习马会更不是为国民党助选的。老实说,国民党再当选,甚至马英九再干8年,台湾在统一道路上也不会走出实质性的一步,民进党当选更不可能。习马会就是为各路台独势力套上紧箍咒,谁要玩小聪明,就要冒在两岸关系上大开倒车的危险,置台海和平于危局。台湾不乏激进台独的势力,太阳花、台联的动静弄得很大,但他们声势不代表民意主体,他们依然是少数。任何民调都解读不出台湾民众主体急于冒抛弃台海和平的危险而追随台独的结论来。民进党上台也不敢违背这个基本民意。同样,任何民调也解读不出台湾民众主体急于拥抱统一的结论来,国民党或者新党上台也不可能违背这个基本民意。台湾的基本民意还就是维持现状。选民进党上台不等于支持台独,否则蔡英文也不必小心翼翼地玩弄维持台海现状的文字游戏了。

  马英九上台快8年,干得越来越窝囊。他在上台的时候提出,大力发展两岸经贸关系,大力推动台湾经济和民生。这些年下来,与欧美和日本等发达经济相比,台湾的GDP增长率并不低,经常在3-4%甚至还可以高一点,但与大陆的GDP增长率相比就要低得多。即使不算GDP总值,在1990-2011年里,台湾与大陆以美元计价的人均GDP的差距也从25倍缩小到4倍。大陆依然落后,但差距还在持续、稳定地缩小。大陆GDP增长率近来放慢了,但刚过去的双十一网购日再创新纪录,阿里巴巴声称半天就平了2014年双十一的交易额,24小时下来,同比增长59.7%,总交易额达到912亿人民币。这无论如何不是经济萧条的迹象,更合理的解释是内需释放。未来不可能一直这样爆炸式地增长,但大幅增长就是大幅增长,尤其是在基数已经很大的情况下。

  更重要的是,如今大约有100万台湾人在大陆定居、工作、经营,还有更多的人在台湾从事与大陆经济相关的行业。这些人属于台湾人中最具活力、进取心、见识、资本的部分。由于更好的发展机会,他们把资本、技术、知识、技能带到了大陆,也带离了台湾,形成“钱进大陆,债留台湾”的现象。这还只是问题的一小半。更大一半在于:过去20年里,台湾的科技水平从中档提高到中高档,但对大陆的技术落差急剧缩小,曾经高不可攀的技术门槛正在消失。另一方面,大陆市场的潜力和后劲正在爆发出来,吞噬了台湾的独立发展空间。作为大陆市场的延伸,台湾依然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但要独立于大陆甚至领先于大陆而发展,这越来越力不从心。其结果是,台湾产业的精华部分越来越依赖大陆,甚至直接转移到大陆;而过去曾经很火爆的低端制造业则在大陆的低成本、高市场容量的挤压下越来越困难。

  不要小看市场容量的作用。足够的市场容量是规模经济的基础,也是创新和滚动发展的温床。市场容量大才能促成规模经济,才有健康竞争空间,才能推动改进、创新和发展。技术创新常常是灵感一闪念的事情,但做强做大则必须有市场依托。在很大程度上,工程技术的奥妙在于精益求精,而不在于灵机一动。精益求精的基础是要动手做,大量地做,包括研发、制造、物流、营销、售后服务等一条龙。这没有很大的市场容量和更新需求是做不到的。加拿大的北电、黑莓和芬兰的诺基亚都是技术创新起家的,也都是吃亏在没有“自己”的市场。除非别人都在睡觉,或者有天然障碍(比如只有一家独有的自然资源),否则立足“自己”市场的商家具有天然的潜力和幸运28官网后劲,苹果后来居上不是偶然的,三星依托的不是“韩国制造”,而是谷歌的安卓,才和苹果平分天下的。台湾在高技术领域曾经是佼佼者,现在依然把持了一些强项,但“根据地”在不可逆地迅速缩小,一些在大陆获得很大发展的台资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植根大陆,在台湾已经没有剩下多少实质性的东西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台湾的大资本确实受益于与大陆更加紧密的经贸关系,台湾的GDP数字反映了这一点,但中小企业和缺乏技术、资本的普通阶层就越来越难以受益,而基本生活水平高反而成为负担,高不成,低不就。这不是台湾特有的问题,而是经济全球化大潮中出现中国这样一个异数后发达国家共有的问题,美国、加拿大、欧洲、日本、澳大利亚都有这个问题,这也是几年前风起云涌的“占领”运动的深层起因。人都是喜欢已经适应的环境与秩序的,要变动也是对自己有利的变动,没有人会主动拥抱对自己不利的变动,但这正是台湾所面临的。香港面临的是同样的问题,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澳门靠赌业维持了繁荣,但这不是正道,迟早也是要碰到同样问题的。

  在生活成本高、创新力不足、资金外流的大环境下,普通人的选择确实越来越少。他们甚至没有“本钱”到大陆发展。在这样的情况下,怨气是不可避免的,参杂了敏感的两岸话题后,继续打大陆经济牌的国民党选情越来越糟就不奇怪了。问题是,蔡英文和民进党上台后,能走出新路吗?台湾有可能走出“摆脱对大陆的依赖、独立发展台湾经济”的道路吗?

  不管什么政党上台,旗号一定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中国经济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按照联合国数据,中国经济占世界总量的比重从1970年的2.8%上升到2013年的12.2%。在伦敦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华人经济峰会上,有人预测中国经济将在2027年超过美国,占世界总量21%。这种预测不新鲜,具体年份也差别很大,但基本点相同:中国经济将在可预见的将来超过美国,这是大势。在这样的大势下,全世界的经济都与大陆更紧密地挂钩,台湾如何可能独善其身?台湾当然可以选择与大陆经济强行脱钩,转向其他经济体,如美国、欧洲、日本,但要是回顾一下历史和现幸运28官网开奖周期实,不难看出,此路不通。

  在大陆改革开放之前,台湾经济与大陆经济几乎没有联系,台湾经济的主要联系对象正是美国、日本,在较小程度上还有欧洲。大陆改革开放后释放的巨大机会和发展空间是吸引台资的最初动力,大陆市场和出口动力是“套牢”台资的主要原因。台资是得益于大陆GDP的高速增长的,这样的增长不能来自于任何其他经济联系。要逆转这样的经济增长模式意味着台湾要寻找新的经济生长点,而这样的经济生长点并不存在,尤其是低准入门槛而又有高排他性的行业,否则具有市场、成本、资金和研发基础优势的大陆赶上并超过只是时间问题。与大陆经济脱钩意味着与增长脱钩,这不仅损害台湾的既得利益者,也损害台湾的普通阶层。脱钩意味着给台湾经济最具活力的部分拦腰一刀,但对普通阶层并无益处。幻想转移出去的传统行业回来是刻舟求剑,时代不同了,成本、市场和竞争力都不容许,什么党上台都不能改变这个现实。事实上,台湾(香港也一样)要准备接受生活水平有所下降的现实。经济全球化不是新生事物,但中国这样既受益于经济全球化有着力打破科技门槛的异数改变了世界经济秩序,西方已经有公司在经济困难的时候不再裁员,而是采取“平均剃头”式地减工资和福利,但这还是少数。在更大的层面上,在没有血泪教训之前,人们还是很难接受生活水平降低和保护就业之间的必然联系。只有等台湾与大陆的生活水平达到某种均衡化,落差与大陆沿海发达地区与内地欠发达地区相当的时候,才有能力重新赢回竞争力,重新起飞。最理想的情况是维持经济现状,甚至进一步加强与大陆的经济联系,由大陆台资回馈的盈利贴补台湾的社会福利开支,让时间来做这均衡化过程,撑到均衡化自然完成,然后转入重新起飞。而这一切只有更紧密地与大陆经济相连才能实现。从这个角度来说,让民进党折腾,最后要么自己埋葬自己,要么回到和国民党同一个路子,因为台湾已经走上了经济的独木桥了。

  那这一切与习马会有什么关系呢?套用过去陈云爱用的鸟笼经济做比方,习马会对台海统独划定了鸟笼,在笼子里,鸟儿爱怎么飞可以随便,但不能飞出笼子来,硬要往笼子外挤,那是有后果的。但是换一个角度幸运28,这其实是很大的笼子,而且笼子实际上在放得更大。大陆并不强求立刻统一,也不再对台独的小动作一触即跳。这种硬性的过激反应实际上不是强势,而是被动。如何真是如来佛的手掌,何必那么担心孙猴子又跳到哪里了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F